鳳凰詩刊 / 待分類 / 新精選‖餘秀華:你説抱着我,如抱着一朵...

分享

   

【菜鳥集運】新精選‖餘秀華:你説抱着我,如抱着一朵白雲(13首)

2020-12-21  鳳凰詩刊
你説抱着我,如抱着一朵白雲

1

岔路鎮


我還是早到了。在你中年這一劫上,埋好伏筆

這陌生的小鎮,落日沉重
隨着你的接近,風裏湧動着故鄉的氣味
嗯,我就是為了找到故鄉才找到你
旅館門前的秋色裏,向日葵低垂

我一直設置謎語,讓你不停地猜
讓你從一朵向日葵裏找到最飽滿的籽粒
人生悠長
你一次次故意説錯答案

我們走了多少岔路
於這晚秋的悽清裏,才巧遇
我已準備好了炭火,酒,簡單的日子
和你想要的一兒半女

2

折柳

温柔已盡。而兩岸垂柳比去歲更深
黃鸝把瑣碎之物帶得高人間一頭
所以,你畫出的少女依舊在細雨裏奔跑
 
青墳多一處。有人圍之擊缶
我信誓旦旦繞過哲學萬千,居一枝
最怕辨認
 
江流無斷。死去的柳樹倒影還在
每一年註定夢見你一次
註定再脱一次舊了的皮
 
一段對摺,再對摺
我有四節不會發芽的葱鬱
流水,晚風俱不收
 

3

你説抱着我,如抱着一朵白雲

木質樓梯。空氣裏晃動着小粒蝴蝶
為了捕捉那些細語般的顫慄,我一次次探頭,走神
陽光透過古老的百葉窗,輕描淡寫地往下落
香樟樹的氣味裏有蠕動的小花蟲
它們的腹部有光,正在完成另一次折射

你的喉結滑動了一下,身上的氣味停頓了一下
此刻,我們在第一層樓梯和第二層的連接處
我以為已經夠了,但是你還在往上走
不高的合歡在不停地炸開
此刻,天空適合昏暗,適合從街上傳來警報
 

4

何須多言

至於我們的相遇,我有多種比喻

比如大火席捲麥田

——我把所有收成抵擋給一場虛妄

此刻,一對瓷鶴審視着我:這從我身體出逃的

它們背道而馳

這異鄉的夜晚,只有你的名字砸了我的腳跟

我幻想和你重逢,幻想你抱我

卻不願在你的懷抱裏重塑金身

我幻想塵世裏一百個男人都是你的分身

一個棄我而去

我僅有百分之一的疼

我有耐心疼一百次

直到所有的疼驕傲地站進夜晚,把月光返回半空

你看,我對這虛妄都極盡熱愛

對你的愛,何須多言

此刻,窗外蛙聲一片

彷彿人間又一個不會欠收之年

5

給你

一家樸素的茶館,面前目光樸素的你皆為我喜歡

你的鬍子,昨夜輾轉的面色讓我憂傷

我想帶給你的,一路已經丟失得差不多

除了窗外凋謝的春色

遇見你以後,你不停地愛別人,一個接一個

我沒有資格吃醋,只能一次次逃亡

所以一直活着,是為等你年暮

等人羣散盡,等你靈魂的火焰變為灰燼

我愛你。我想抱着你

抱你在人世裏被銷蝕的肉體

我原諒你為了她們一次次傷害我

因為我愛你

我也有過慾望的盛年,有過身心俱裂的許多夜晚

但是我從未放逐過自己

我要我的身體和心一樣乾淨

儘管這樣,並不是為了見到你

6

禮物

時間和注滿時間的陽光一樣,有木棉的沉香

天空的藍是從南方來的,微風也是

一些人在不遠的地方走動,懷抱能企及春天的事物

我愛着的不是它們,不是微風裏盪漾的雲朵

我看見一個靜穆在枝頭的橘子,在大寒將至的時候

謹慎而高傲

——它的皮膚多了許多皺褶(它寬容這樣的謊言)

它太紅了,如果這是謊言,它一樣寬容

它用身體的一個局部把陽光反射出去

它皺褶裏凹進去的部分折射陽光

哦,這個異鄉人,它把這棵樹當成了故鄉

它用身體裏的春天包容了海,用夏天接納星辰

再用一個秋天讚頌了大地

而現在,它被孤獨地留下,沉甸甸的

——彷彿愛,彷彿禮物

過於貴重,而儲存於此

7

美好的生活是坐下來,把字打上去

不需要回頭,也知道院子裏的陽光

而且有鳥鳴,斷斷續續,如一些水滴奔跑在

陽光裏

由此可以知道,天空在怎樣地藍

流雲在怎樣地白

如果遇上季節,院子裏堆着紅薯,玉米

或者晾曬着熟透的穀子

生活的豐盈推擠着我,如同大地

從內心發出的潮汐

那時候,人適時蒼翠一次

而總有一個時候,我洗淨雙手

在這電腦面前坐下來,把字打上去

它們也許並不會説出什麼

如同心裏裝不下的富足

爭搶着跳上去

8

如同把絕望愛成希望

河流兩邊沒有江南。沒有挑破黑暗的燈
我懷抱枯萎走了這麼遠的路,彷彿愛是死別的前一道門

為了走進光明,我走進了十字架
為了此愛永生,我已經支離破碎

我愛你,是把所有的肯定愛成否定,把所有的可能愛成不可能
我愛你,是想把你放逐,讓我自己獲得忠貞

我的愛,在我殘疾的軀體上的整個宇宙
我的愛,是我無畏的心靈上的唯一殘疾

春天裏的事物都太淺薄,我不要春天,不要玫瑰
不要你眼裏的淚光

我只要你
我只要你一個完整的朝夕
 

9

一個人在屋頂仰望星空

我被荒唐的歲月安慰過
所以我還給你更深情的荒唐。也許不僅如此
我被這無垠的光陰傷害着
所以交給你更廣袤的光陰。也許不僅如此
那時候我們放下玫瑰也放下斧頭
那時候我們背道而馳彷彿為了相遇
 
而相遇必飽含淚水。從無邊的荒原走過去
我們被重新洗浴
而我如此堅硬的心腸,把一個人留下來
除了刀刻就是火烙
此刻,是我嚎叫的時刻
 
而時空依舊光滑,我們沒有裂隙可以藏身
你讚美這星空就是讚美我
哦,讚美!你會憎恨空洞的詞彙
像風説不出在山間,在河流上,在時間的表面
我們無能為力地相愛着
像灰燼把灰燼擠到高處
 
如果憎恨。我要你憎恨龐大的光亮
憎恨被掩蓋的細節
憎恨一切不能自由的生長,憎恨我
——我愛的豐滿和缺口都是謊言,都是
還有:我們以為了解的
都在瞭解以外
 
你在遠方把你的名字給了星羣:火是你,水也是
土是你,木也是
我平白無故相信這些相生相剋
因為我對着蒼穹亂抓的手會放下
只有神話嵌進我們的名字留下
                                  

10

我愛你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飯,按時吃藥

陽光好的時候就把自己放進去,像放一塊陳皮

茶葉輪換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檸檬

這些美好的事物彷彿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帶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內心的雪

它們過於潔白過於接近春天

在乾淨的院子裏讀你的詩歌。這人間情事

恍惚如突然飛過的麻雀兒

而光陰皎潔。我不適宜肝腸寸斷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我不會寄給你詩歌

我要給你一本關於植物,關於莊稼的

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膽的

春天

11

我養的狗,叫小巫

我跛出院子的時候,它跟着

我們走過菜園,走過田埂,向北,去外婆家

我跌倒在田溝裏,它搖着尾巴

我伸手過去,它把我手上的血舔乾淨

他喝醉了酒,他説在北京有一個女人

比我好看。沒有活路的時候,他們就去跳舞

他喜歡跳舞的女人

喜歡看她們的屁股搖來搖去

他説,她們會叫牀,聲音好聽。不像我一聲不吭

還總是蒙着臉

我一聲不吭地吃飯

喊“小巫,小巫”把一些肉塊丟給它

它搖着尾巴,快樂地叫着

他揪着我的頭髮,把我往牆上磕的時候

小巫不停地搖着尾巴

對於一個不怕疼的人,他無能為力

我們走到了外婆屋後

才想起,她已經死去多年

12

九月,月正高

那些回鄉的人,他們擁有比故鄉更白的月亮

他們喜歡半路迷途,總是走不回去

他們的女人在村莊裏快速老去,讓人放心

棗樹都凋敝在露裏

村莊不停地黃。無邊無際地黃,不知死活地黃

一些人黃着黃着就沒有了

我跟在他們身後,土不停捲來

月亮那麼白。除了白,它無事可做

多少人被白到骨頭裏

多少人被白到窮途裏

但是九月,總是讓人眼淚汪汪

田野一如既往地長出莊稼

野草一直綿延到墳頭,繁茂蒼翠

不知道這枚月亮被多少人吞嚥過了

到我這裏,佈滿血跡

但是我還是會吞下去

就是説一個人還能在大地上站立

你不能不抬頭

去看看天上的事物

13

在打穀場上趕雞

然後看見一羣麻雀落下來,它們東張西望

在任何一粒谷面前停下來都不合適

它們的眼睛透明,有光

八哥也是成羣結隊的,慌慌張張

翅膀撲騰出明晃晃的風聲

它們都離開以後,天空的藍就矮了一些

在這鄂中深處的村莊裏

天空逼着我們注視它的藍

如同祖輩逼着我們注視內心的狹窄和虛無

也逼着我們深入九月的豐盈

我們被渺小安慰,也被渺小傷害

這樣活着叫人放心

那麼多的穀子從哪裏而來

那樣的金黃色從哪裏來

我年復一年地被贈予,被掏出

當幸福和憂傷同呈一色,我樂於被如此擱下

不知道與誰相隔遙遠

卻與日子沒有隔閡

作者簡介

餘秀華, 70後,詩人,湖北鍾祥人。出版詩集《搖搖晃晃的世界》、《月光落在左手上》。

精選

  精選‖欄目,小編喜好,獨立選稿。不定期推送,不接受投稿。

喜歡,就掃一掃

『鳳凰』詩刊

 『鳳凰』為詩歌半年刊,於2008年3月,在河北唐山創立。以強調青年性、先鋒性、生活化、在場感,倡導好作品主義為辦刊理念,深得廣大詩人的喜愛。已出版18期。中國新鄉土詩的奠基人姚振函曾評價説:“這是一本不遜於甚至優於某些官方刊物的民刊,它使我這個居於平原小城的老年人開了眼界,也再次領略了唐山這座了不起的城市。”入選2014年、2016年中國詩歌十大民刊,並榮獲河北文學內刊貢獻獎。 

  編輯團隊:東籬,張非,唐小米,黃志萍,鄭茂明

  設計團隊:斌斌有理,聶穎,崔奕

  校對團隊:清香柚子,因雅而麗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